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广告位一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广告位二

先天性腭裂术后语音康复_杭州腭裂语言康复中心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广告位三
  先天性腭裂虽然表现为不同类型,但都具有共同的临床特征,即腭裂言语。人们一致认为,腭裂重建的最终目的是改善患者的语言[1]。先天性腭裂术后语音康复但是不同类型的腭裂在腭成形术后是否有不同的语音改善是一个值得临床医生关注的问题。我们评估不同类型腭裂术后患者的语音,了解腭裂术后语音改善的影响,为腭裂术后语音训练和咽成形术的需要提供依据。

  1、临床资料与方法

  (1)临床资料

  随机选择2011年10月和2010年1月,90例先天性腭裂患者,承认我们部门阶段Ⅰ手术患者,男性51例,39例。年龄:2-8岁,平均年龄:3.5岁。软性腭裂30例,不完全性腭裂30例,完全性腭裂30例。









  (2)方法

  90例腭裂患者入院后均进行了各种术前检查,包括手术禁忌症、并发鼻咽纤维镜检查及语音评估[2]。所有患者均在全麻下经口插管矫正腭裂成功。对软腭、不完全性腭裂和完全性腭裂均采用双瓣法进行治疗。术后3个月再次行鼻咽纤维镜检查和语音评估,先天性腭裂术后语音康复评估腭成形术后语音改善的效果。在本研究中,我们选择[I]作为检测音,因为[I]是一个前元音,可以更好地反映腭裂患者经常发生的舌回缩。同时,[I]也属于高元音,需要较高的腭咽闭合度[3]。根据中国版权局制定的《腭裂语音清晰度评价词表》进行语音评价。语音评价标准:良好:语音清晰,无高鼻音,无鼻漏;汉语:发音比较清楚,但有轻度、中度高鼻音、轻度、中度漏鼻音;差:声音不清,严重鼻漏,严重鼻漏。鼻咽纤维镜下腭咽闭合度评价标准[I]:良好:腭咽闭合完全;中间:腭咽闭合度达85%;差:腭咽闭合不全。

  第二,结果

  90例患者术前语音评估均有腭裂,鼻咽纤维镜检查显示腭咽功能不全。Ⅰ愈合伤口,术后并发症如撕裂和腭瘘后并没有发生。术后3个月,患者第二次就诊时行鼻咽纤维镜检及语音评估,结果分别见表1、表2。

  表1采用鼻咽纤维镜检查三组腭裂患者的腭咽闭合情况

  腭裂整复术后,经x2检验,软性腭裂组、不完全性腭裂组和完全性腭裂组的语音改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



  第三,讨论

  根据腭裂的严重程度,可将腭裂分为软腭裂、不完全腭裂和完全腭裂。虽然腭裂程度不同,但都具有腭裂语音的共同临床特征。腭裂的程度不同,严重程度也不同。完全性腭裂最严重,其次是不完全性腭裂,软性腭裂最轻。由于软腭和部分硬腭的连续性中断,形成裂纹,元音发音不清,形成过多的鼻音(高鼻音),发辅音时鼻气漏出。完全性腭裂,由于腭裂通过软硬腭、口腔和鼻腔完全相连,先天性腭裂术后语音康复所以这种类型的腭裂声最重。

  除了腭裂患者不同程度的腭裂所引起的口鼻沟通外,软腭裂还会阻断腭咽肌环的完整,导致腭裂患者腭咽闭合,导致言语功能障碍。因此,腭裂患者首先应进行修复手术,修复腭的解剖形态,以改善腭的生理功能,重建良好的腭咽闭合,为今后正确发音奠定基础。腭裂整复术是腭裂治疗的第一步。本研究对90例不同程度的腭裂患者采用双瓣法进行治疗,以消除不同手术方式可能带来的影响。三组的病例行腭成形术后声音不同程度改善,软在腭成形术后10例腭裂患者的声音明显的改进,改进是不完全腭裂和不完全腭裂组明显,通过鼻咽纤维微镜检查手术除了密封下颚骨折,10位病人恢复软腭裂解剖形态,关键是要重建一个良好的腭咽闭合,所以孩子们可以显著地改善发音。不完全腭裂患者修复颌骨骨折,5例接受软腭形式很好,有足够的长度和良好的流动性,也形成了腭咽闭合,术后儿童有明显改善,而其余的25例儿童颌骨骨折已经关闭,但是仍有腭咽闭合不全,所以孩子仍然腭裂语音的性能。完成腭裂组只有3例术后发音明显改善,究其原因,我们发现3例接受术前尽管3度的关节,但裂缝是窄,软腭肌肉发展是好的,软腭长度适中,结合术中仔细操作,充分,减少手术除了恢复解剖形式的下巴,还建立了一个良好的腭咽闭合,所以这3例术后发音仍有明显改善,其余患者术后软腭过短,咽较大,仍有明显的up3闭合不全,故仍需行二期咽成形术。本研究选择[I]作为检测音,因为[I]属于前元音,可以更好地反映腭裂患者频繁的舌位收缩。[I]也是一个高元音,需要更高的腭咽闭合度[3],即[I]只有在腭咽闭合良好时才能清晰发音。研究表明,当正常人发育[a]时,约50%的人有生理VPI,只有约7%的人有生理VPI[5]。

  不同类型的腭裂患者的腭成形术后声音可以提高,关键在于是否重建术后腭咽闭合,只有设置关闭整齐的发音可以改善,重建腭咽闭合的孩子年龄小,先天性腭裂术后语音康复除了腭裂患儿软线更容易建立腭成形术后腭咽闭合,早期手术也可以帮助孩子们尽早演讲训练。

  参考文献

  [1]石冰。改进腭裂整复方法提高临床治疗水平[J].中华口腔医学杂志,2008.43(10):612—614.

  [2]鲁勇,胡勤刚,石冰,等。三种评估腭咽功能方法的对比研究[J].临床口腔医学杂志,2007,23(5):297—299.

  [3]封兴华,魏建华,张立军,等。频谱分析技术在腭裂语音研究中的应用[J].中国口腔颌面外科杂志,2003,l(2):70-72.

  [4]王国民, 朱川, 袁文化, 等。 汉语语音清晰度测试字表的建立和临床应用研究[J] . 上海口腔医学, 1995. 4: 125.

  [5]Witzel MA, Stringer DA.Method of assessing velopharyngeal  function to cleft lip and palate[M] .Philadelphia:WB Saunders,1990:763-777.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广告位四